男人對女人十年后的報復

 
男人對女人十年后的報復
2016-12-09 13:48:35 /故事大全 /被圍觀

韓瑞舒適的靠在大紅木椅上,看著跪在地上的瘦弱身子,這個女人盡管讓他恨得咬牙切齒,但不可否認,這十年來,經歷了太多故事,除了對她的恨,心里似乎還有些別的,那就是要狠狠的將她的羞辱、打爛她的屁屁。。。

“十年了,我用十年來穩定我的基業,你用十年養大我的女兒,你還真是功不可沒啊。”韓瑞沒有誠意的道謝,“柔琳,你知道么?我多么想讓你過著公主的生活,多想讓你從此再不知憂愁的滋味。”韓瑞沒有笑意的溫柔。

柔琳低頭哭泣,心里的苦只能自己一個人吞咽,什么也說不出來。

“可你似乎更喜歡過卑微低賤的生活,是么?”韓瑞俯身,強行抬起她的下巴,逼她看著自己,“你放心,我會讓你如愿以償的,呵呵。”

“不。。。。”柔琳看著韓瑞,他嘴角的微笑并不能掩飾眼里的冷冽。“不是你想的那樣,瑞哥哥。”

“閉嘴,忘記自己的身份了?”韓瑞冷然的打斷她,“你必須無限溫柔無限嫵媚的叫我‘主人’,你必須記住,不然我會給你留下深刻的記憶的。”韓瑞輕柔的解開柔琳的衣帶,“不要給我理由懲罰你,好么?游戲,必須慢慢玩才有意思。”

淚水滑落,瑞哥哥真的已經變了,不再是那個呵護她疼惜她的男人了,韓瑞對她,似乎真的沒有什么感情了,有的,僅僅是恨,恨她的不告而別,恨她的刻意隱瞞,可誰又知道,她的苦衷呢。

“以后住在這里,我回來了你就用全力的服侍我,我沒在,你就要把這里從里到外收拾得干干凈凈,一塵不染,要讓我住得舒舒服服,你才能過得輕松愉快。”韓瑞看著柔琳順從的點頭,“現在,讓我好好的欣賞一下久違了的你的身體,是否還如當年一般的讓我沉迷。”

韓瑞溫柔的話,卻像芒刺一樣的軋著柔琳,她知道,她現在對韓瑞來說是沒有一點價值的,要想留在他身邊,要想還有機會可以照顧依兒,她只能順從。

柔琳站起來,衣帶已經被韓瑞解開,她這一站起來,衣裙滑落,只剩下褻衣緊裹著她纖弱的軀體,韓瑞直直的看著她的身體,心里暗嘆:還是這么的美,生了一個孩子的柔琳,少了少女的青澀,多了一份成熟,只是顯得有些單薄,想必這些年,她過得也不是那么的如意吧。

搖搖頭,韓瑞不去揣測她的生活是否如意,他才不想去關心那些,畢竟當年是這個女人自己離開他的,就算受苦受累,也是她自找的。

“脫光。”韓瑞帶著一絲嘲諷的笑意,“已經是一個孩子的母親,別給我擺出一副少女的嬌羞模樣,我的奴兒。”韓瑞特意強調最后那4個字。

柔琳雙手顫抖,卻拉不開褻衣的帶子,“主人。”這樣的稱呼很拗口,柔琳叫得很別扭。

韓瑞一把抓住柔琳的手腕,稍一用力,柔琳就被帶進他的懷里,韓瑞并不溫柔的把柔琳剝個精光,扣住她的下巴,狠狠的親吻,在柔琳的櫻唇上恣意的掠奪,然后用力的啃咬,一股腥甜同時流進兩人的口中,韓瑞放開柔琳。

舔舔唇邊的鮮紅,韓瑞邪魅的笑著,“不用害怕,我不會殺你的,因為我覺得。。。。”韓瑞說著,湊近柔琳的唇邊,舔舔柔琳唇邊的鮮紅,“你活著,會更好玩。”

“請你。。請你原諒我,當年我不是有意要欺騙你的,我。。我。。”柔琳想讓韓瑞明白,卻又不知道怎么表白。

韓瑞抱著柔琳站起來,打斷了柔琳的辯白,抱到圓桌旁邊,讓她趴好在桌上,“不要動,等著我,奴兒,我們玩個游戲。”

不一會,韓瑞拿著藤鞭再次出現在柔琳的身邊,“這個游戲的名字叫‘不說真心話’。”韓瑞用藤鞭在柔琳的身子上慢慢的移動:“這個游戲很適合你啊,你不就是喜歡不說真心話么?所以這個游戲你玩起來,應該很有趣才是。”

“你。。你,”柔琳被嚇得不知所措。“別打我。”

“你心里想的什么,嘴里就要說出相反的話,比如你剛才叫我別打你,我就會理解為你乞求我打你,游戲規則很簡單,只有一條就是,心口不一。”韓瑞耐心的解釋著。

“我宣布,游戲開始,在我說游戲結束之前,你都不要說真心話哦。”韓瑞揮動藤鞭,聽著劃破空氣的聲音,“你知道么?小柔,無數個夜晚,我做夢,都夢到用鞭子抽爛你的每一寸肌膚,聽著你凄慘的哀號,我就覺得很痛快,可是現在,我卻有些舍不得,舍不得那么快就結束,所以我改變決定了,我不要抽爛你的身體,我只要打爛你的屁屁,然后給你養好,再打爛,再養好,這樣可以循環使用,你說這個主意是不是更好一些?”韓瑞低頭,在柔琳的耳邊輕柔的訴說著,仿佛是一個癡情的男子在對自己深愛女人,訴說愛意,但他的話,卻讓柔琳纖弱的身子抖得厲害。

“瑞哥。。。不不,寒公子,求你不要。”柔琳掙扎著要起來,卻被韓瑞輕柔的按住,這種看似輕柔的舉動,卻讓柔琳移動不了分毫。

“你的話,我可理解為,你求我快點動手,你都等不及了,是么?”韓瑞輕笑,“是我不好,讓你等太久了,足足等了十年這么久。”

韓瑞手里的藤鞭在空氣里劃下了一個美麗的弧形,狠狠的落在柔琳嬌小圓潤的屁屁上,留下一道白痕,韓瑞滿意的看著它慢慢變紅,然后變紫,完全不理會被他按住的那個小身子發出的痛苦的呻吟。

再抽一下,繼續欣賞著,再重復這個動作。

“小柔,你真的很美,我很喜歡這樣美麗的你的身體。”韓瑞由衷的夸贊。

“求。。求求你了,主人。”柔琳想著韓瑞說的要打爛她的話,心里就發怵。

“哦,我明白了,你是嫌我打得太慢了是么?我是想打快一點啊,但那樣就不能欣賞到這美麗的一幕了。”韓瑞故作思考狀的沉默了一下,“但我也不想讓我的奴兒等太久,好嘛,滿足你的要求吧。”

“不。。不要啊。”柔琳苦苦的哀求韓瑞。

“別忘了我的游戲規則哦,小奴兒。”韓瑞保持著均衡的力道,但速度卻加快了。

“好痛,,啊。。”柔琳哀哀的痛叫。

“行,我會滿足你的,會讓你好好享受的。”韓瑞下手更重了,他不愛惜柔琳,打爛打破他也不會心軟的。

“不。。不。。。不痛啊,一點也不痛。”柔琳蒼白的臉上掛著痛苦的淚水,她知道苦苦哀求韓瑞不會有用的,她只能照著韓瑞的要求去做,來換取一點點的饒恕。

“我很高興,你終于記得我們的游戲規則了。”韓瑞下手沒有加重,但也沒有減輕。

“求求你,打爛奴兒的屁屁吧。”這么羞恥的乞求讓柔琳越發的蒼白了,他怎么可以這么對待她,這十年來,她也并不好過。韓瑞沒有過問她離開的理由,也沒有關心她這十年是怎么過來的,就只記得她的欺騙和不辭而別。

“本來我是沒打算今天就打爛你的,但你都這么乞求了,我不滿足你,就顯得太無情無義了,是么?”韓瑞戲謔的笑著,看著柔琳蒼白的臉頰因為激動而變紅。

“你。。你不是說。。”他說的游戲規則不是這樣的啊。

“我的游戲,我定規則,而你,沒得選擇,這一點很重要,你得記住哦。”韓瑞并沒有再加大力度,但他卻專挑傷密集的地方落鞭,給柔琳的感覺,就是已經到達極限了,皮膚已經破了爛了的感覺。

韓瑞手里沒有留情,但眼睛一直注視著柔琳的傷處,最后一鞭的落下,滿意的看到血絲從皮下組織浸出。

“痛。。”柔琳也感覺到這一鞭的效果,忍不住低呼。

韓瑞丟開藤鞭,從后面分開柔琳的雙腿,讓自己早已興奮的欲望狂亂的進入柔琳的身體,沒有絲毫的溫存,沒有一點的憐惜,掠奪,索取成了他的主題,粗魯的享用著這個他渴望了十年的身體,讓她的緊窒和濕潤包裹著自己,韓瑞可以確定,這個女人在這十年里,并沒有除了他之外的其他男人,他突然有些好奇,這個女人當年是為什么要離開他了。

柔琳受不了韓瑞這樣的對待,疼痛,恥辱,心痛一起襲來,眼前一黑,失去了知覺。

“小柔,等我報了家仇,我會讓你做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。”

“小柔,不要怕,我會好好的疼惜你的,放松,一會就不疼了。”

夢中,韓瑞又回到十年前那個溫文爾雅的瑞哥哥,眼里的柔情可以熔化一切,輕輕的摟她,輕輕的吻她,輕輕的品嘗她的美好。

睜開眼睛,柔琳明白,那些美好的過去已經變成了回憶,她已經徹底的失去了那個疼惜她的男人,屋里沒有人,天已經亮了,心里念著若依,卻又不敢去探望,只好拖著疲憊疼痛的身子,開始打掃內室的清潔衛生,她明白,她必須討好韓瑞,才能少受些折磨。

所屬專題:
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,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!

上一篇:床越大 心越遠
下一篇:愛情技法
 
搜索
 
 
廣告
 
 
廣告
 
故事大全
 
版權所有- © 2012-2015 · 故事大全 SITEMAP站點地圖手機看故事 站點地圖
股票理财